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太平洋在线 > 党建要闻 >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

2005年的一个清晨,天还没完全亮,45岁的空军上校布鲁斯·霍利伍德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五角大楼上班。从停车场走向办公楼的时候,胸口的一阵剧痛让他无法站立,他想,“我是不是要死了?”两个遗憾突然浮现在他脑海里,一个是无法帮助儿子申请大学,另一个是生母还没有找到。

躺在人行道上的布鲁斯很快被送上了救护车,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这次心脏病发作之前,布鲁斯从来没觉得自己的人生有遗憾,他在父母的关爱中长大,事业一帆风顺,家庭幸福,一切都那么美好,他感觉快乐而满足。

因为身上有明显的亚洲人特征,布鲁斯一直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我父亲是爱尔兰人,母亲来自挪威,他们总是告诉我,“……我们选了你,因为你很特别,比其他人都特别。”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一直等他去找她

 

生母的故事

布鲁斯1960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生母是日本人,生父是美国大兵。生母大内信枝怀他的时候只有十九岁,她计划与男友结婚,谁知在结婚手续办完之前,男友被召回了美国。

男友答应到了美国就给她打电话,她耐心等待了数个月,他一直杳无音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内信枝对男友越来越感到失望,当电话终于打来时,她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信任,愤而切断了与他的所有联系。

倔强的大内信枝没有告诉男友,她有了他的孩子。

大内信枝的父亲是一个渔民,虽然他说会帮她抚养孩子,但她不忍心给父亲本已沉甸甸的肩头再增加负担。另外,当时的日本社会十分歧视混血儿,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她决定让孩子离开日本。

爱德华·霍利伍德和埃莉诺·霍利伍德是一对驻扎在日本,即将回国的美国夫妇,大内信枝请他们收养她的儿子,霍利伍德夫妇欣然同意。离开日本之前,埃莉诺交给大内信枝一张孩子的照片,告诉她说,他们给孩子取名“布鲁斯”,孩子长大后会让他回来找她。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一直等他去找她

 

寻找生母

布鲁斯成年后,养母埃莉诺一直鼓励他去日本寻找生母,还说会提供去日本的机票,但他总是拒绝,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什么都不缺。养母直到去世,也没能说服他。

心脏病发作的经历让布鲁斯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他感激能够活着,感恩所拥有的一切,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想找到生母,感谢她让他过上这么好的生活。

他不知道生母是否结婚,是否有其他儿女,他们是否知道他的存在,他不想扰乱生母的生活,只是想在找到她以后,给她写一封信,在信里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我过着最好的生活,我是美国空军上校,孩子们可爱漂亮,我生活得真的很好。”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一直等他去找她

布鲁斯一家

布鲁斯对生母所知甚少,他把手里有限的信息送去了日本大使馆,还雇佣了一名私家侦探,结果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他放弃了寻找,“我想,我已经试过了,已经尽我所能,这是命中注定(找不到)。”

转折发生在几个月之后。

2006年,他前往德国参加军事会议,在弗吉尼亚州杜勒斯国际机场的一个酒吧里,遇到了去参加同一个会议的海军上将哈里·哈里斯。

交谈中,布鲁斯发现自己与哈里有很多共同之处,哈里的母亲也是日本人。布鲁斯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哈里,哈里说:“布鲁斯,我可以帮你。”

布鲁斯表示怀疑,“你是海军上将,可这件事你帮不上忙。我去过大使馆。我试过了,你帮不了的。”

哈里说:“布鲁斯,我真的可以帮忙。”

在哈里的坚持下,布鲁斯向他提供了自己母亲的信息,不过没抱什么希望。

没成想,十天之后,哈里就履行了诺言。

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打到了布鲁斯的办公室,“霍利伍德上校,我们非常高兴地通知你,我们找到了你的母亲,大内信枝。”

“哦,天哪,这太棒了。你必须帮我翻译这封信,我希望它(翻译得)准确,具有文化敏感性。你得帮帮我。”

“不用写信。她会在10分钟后用这个号码打给你,她不会说英语,祝你好运!”

见面

布鲁斯急忙去找了一名翻译,十分钟后,电话铃果然又响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大内信枝啜泣的声音,布鲁斯也很激动,滔滔不绝地说自己多么高兴能找到她,多么感激她,然后听到她说:“对不起,我不会说英语。”

接下来的几分钟,翻译开始和大内信枝交流,布鲁斯一句也听不懂,听到母亲又开始哭,他着急地对翻译说,“停,停,停,告诉我你们说了什么。”

“明天是你母亲65岁生日,她一生梦想的生日礼物是你会回到她身边。”

“你母亲从未结过婚,她说她心里只有一个男人的空间,那就是你,她知道你会回来的。”

翻译还告诉布鲁斯,他的母亲经营着一家名叫“布鲁斯”的餐馆,她说想来看他。

布鲁斯说,“不,我要去看她。”

十天后,布鲁斯抵达了日本静冈。

第一次见到儿子,大内信枝的视线完全在他身上。

布鲁斯习惯每天早上5点出去跑步,第一天出去跑步时,母亲以为他失踪了,担心得几乎发疯,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让她平静下来。

第二天一早,布鲁斯下楼时看到母亲穿着运动服等他,“我去散散步”,他说,“不,你跑”,她说。

他在前面跑,她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跟。从那以后,他们相处的每一天都是这样。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一直等他去找她

 

接下来的几年里,布鲁斯经常回日本看望母亲,大内信枝也曾飞到华盛顿与布鲁斯的妻子孩子见面。为了跨越语言鸿沟,她上英语课,他去学日语,二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不幸的是,母子重逢仅三年以后,大内信枝因心脏病去世。

他46年后找到生母,才知道她用他的名字开了餐馆,一直等他去找她

 

生父是渣男?

母亲告诉布鲁斯,他生父的名字是路易斯·巴扎(Lois Bazal)。布鲁斯无意寻找生父,毕竟,这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又是几年过去,布鲁斯开始对自己的白种人血统感到好奇。为了进一步了解自己的祖先,他从一个网站购买了DNA工具包,检测出自己拥有爱尔兰和西班牙血统,通过在网站上的进一步搜索,他发现了一个与他Y染色体相同的人,那是他的堂兄弟。

和堂兄弟联系后,他才搞清楚,Lois Bazal其实应该是Louis Bazar,发音相似,拼写不同。

布鲁斯得知,路易斯已经在2005年去世,他还有一个儿子,比布鲁斯大六岁。

这个消息让布鲁斯震惊,他的生父在与生母恋爱之前,已经结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