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税务登记 > 为民办事 >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

谈起韩国的社会乱象,最出名的就是总统被清算,明星自杀,让人窒息的教育体系,然而这一切社会病态问题的背后都是财阀在作怪,韩国早已变成了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

韩国经济的腾飞历史就是财阀的崛起历史,让我们一探韩国财阀的底色。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没有尊严的发达国家

韩国在7月2号被联合国正式认定为地球上第32个发达国家,消息传出后,整个韩国从政府到民众,从国内到国外都一片沸腾,韩国总统文在寅更是使用了“名副其实,非常骄傲”8个字来表达当时的心情。

然而,熟悉国际政治的人都知道,韩国这个只有10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实际并没有完全的独立自主权,其就是美国控制下的一个小跟班。

韩国在内经济被财阀控制,在外还要受美国的压制,因此有人调侃这只不过是为美国驻军增加保护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一个没有尊严的国家拿了一张发达国家的“奖状”又有多大意义呢?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汉江经济”奇迹,助力韩国财阀崛起

在韩国,财阀的意思就是拥有巨大财富的宗族势力,这就意味着财阀的崛起首先离不开个人的奋斗。

以三星为例,其公司经营的好坏,一定程度上就代表韩国国家经济是否稳定。

韩国之所以会被称为“三星共和国”,就是因为三星一个企业所创造的GDP产值就占了韩国GDP的1/5,而三星能有如今巨大的影响力都离不开创始人李秉喆的奋斗。

韩国在1945年之前是朝鲜的一部分,1910年朝鲜与日本帝国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日韩合并条约》,正式成为日本的殖民地。

当年,李秉喆出生。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虽然国家处于日本统治之下,但李秉喆却天赋异禀,其原生家庭是标准的富二代,头脑聪明,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很善于经商,所以在起点上李秉喆就超越了绝大多数人。

早在1936年他就成立了一个叫“协同精米所”的公司,就是加工大米,粮食加工行业。

但日占时期的朝鲜属于日本人的天下,而且占领朝鲜这样的小国显然满足不了日本侵略者的野心。于是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

打仗没有不要钱的,日本人便开始收回对他的工厂的贷款,搞得他不得不卖掉企业,但当时其已经通过做出口贸易收回了成本,所以本还在。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兵荒马乱的政局让李秉喆意识到必须远离投资实体制造业,于是他又干起了向中国东北伪满洲国出口蔬菜水果等农产品的外贸买卖。

1938年他创立了三星商会,发展很不错,但是个人再好,国家不行,又不幸被日本人盯上。

可李老板这次没有向日本人投降,而是想方设法与其斗智斗勇,终于扛到日本投降。

1948年,李秉喆父亲的资深老友李承晚在美国人的支持下当上了韩国总统,这是李秉喆的三星崛起的命中贵人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李老板赶紧启动再创业,他成立了一个三星物产公司,继续做进出口贸易,而且很快便获得了巨大成功。

然而不幸又来了,朝鲜战争的爆发又把他苦心经营的三星物产摧毁在战争中,但他很幸运,凭借其不错的人缘,其朋友帮其经营的其他工厂为他攒了3 个多亿,有了这笔巨款,他又可以再入商海。

于是成立了三星株式会社。

其业务以倒卖各种军民两用物资为主,可李秉喆对这种做差价的生意是不看好的,认为其难以适应市场的变化,因此在1953年成立了制糖公司,重回制造业,并且继续书写着他在商业方面的神话,1956年该公司已经占领了韩国90%的国内市场。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生意上的成功,自然会吸引国家的关注,加上其父亲与李承晚的关系,李老板与政界打得非常火热,从此刻开始,三星已走上政商合作的发财之路。

然而到了1960年李承晚下台后,新上任的朴正熙通过了能够一直连任的总统终身制法律——《复活宪法》,预示着他要多干几年总统。

朴正熙对这种政商合体的组合很不看好,于是在政府的压力下,李老板不得不将其拥有的化肥厂国有化,从而躲过了被国家制裁的灾祸。

朴正熙虽然是个靠军事政变上台的独裁者,但其也是一个强势的政府,其制定了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战略,对发展实体产业,振兴韩国经济,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很执着,因为这是其巩固政权的根基。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朴正熙这一思考是因为其曾在中国东北的伪满洲国待过,对伪满洲国时期在日本政府扶持下遍地开花的日资企业的蓬勃发展印象非常深刻,其深刻认识到只有发展实体经济才是一国强盛的根本。

因此他决定效仿当年的日本,利用国家力量扶植几家大型民族企业,带动国家经济的发展,三星又幸运的成为扶植对象。

在朴正熙政府的支持下,已经手握数家轻工制造业公司的李秉喆借着韩国振兴实体制造业的东风迅速将其产业扩展到其他的轻工领域。

这一时期,韩国的现代集团、LG、SK等其他知名企业都在政府的扶植下获得了巨大的发展,逐渐成为与三星一样有实力有地位的集团性公司。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轻工业的蓬勃发展并没有让朴正熙政府满意太多,因为他深知中国东北沦陷根本就是旧中国没有强大的工业实力,因此重工业才是韩国经济振兴的根本,因此他又开始力推发展重工业和高科技,尤其是半导体工业。

1973年,经历多年的轻工业积累,朴正熙又推出了他的重工业发展计划,鼓励国内大企业进入造船、钢铁、机械、航空、电子等关键制造业领域。

其实早在1966年,朴正熙就意识到了发展以半导体为代表的高科技企业的重要性,因此在1966年咬牙同意了美国仙童半导体在韩国设厂的要求,以此实现市场换技术战略。

在强人政府扶植强人企业家的双头格局下,韩国成功地实现了重工业化,以三星为代表的财阀势力也成为在各行各业举足轻重的垄断势力。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在朴正熙执政的1961年到1979年之间,韩国的GDP每年平均增长9.2%,人均GDP更是从87美元飙升到1500美元,增长了15倍以上。

由于韩国一半的GDP都在首都首尔,而汉江又从首尔市中心流过,因此其任职期间创造的经济奇迹又被称为“汉江奇迹”。

在朴正熙当政期间,其既大力扶植民族企业,同时也没放松对这些企业势力膨胀的控制,其目的就是要斩断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勾连。

在此影响下,1987年之前政府还能有效控制财阀的势势力,防止其对政府权力的渗透,基本做到了政企分离。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然而朴正熙的上台和在其当政时期所出现的财阀集团实力的膨胀都与美国对韩国的民主输出分不开。

朴正熙之前的李承晚在美军支持下登台后却没有维护美国的民主理念,搞独裁,因此被美国抛弃,之后的张勉政权也无力替美国管好韩国,最后美国扶植朴正熙上台,并在经济发展中受到美国的大量援助。

韩国今天之所以能继续存在主要还是因为受美国保护,所谓盟友只是美国给韩国的名分而已,其实就是美国控制下的韩国。

如果韩国实力增长到美国不容许的程度,美国必然对韩国进行遏制,就像当初在经济上如日中天的日本,美国挥一挥手,日本就失去了经济上的30年,至今还在挣扎。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韩国财阀异变

1987年韩国民主宪政改革后,总统由间接选举改为选民直接选举,这为韩国财阀势力渗透政府提供了机会。

韩国由美国扶植建国,自然韩国的政治体制必须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因此经美国人认可后的民主宪政不过是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的韩国版而已,韩国财阀势力也是美国渗透韩国社会的买办,成为美国的代言人。

而正如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一样,其早已沦为一种金钱政治,候选人必须为背后的财阀势力的利益而奋斗,否则就会失去财阀的支持,从而失去掌握国家权力的机会。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美国扶植了韩国政府,但韩国政坛的动向美国不能全部掌控,美国必须对其进行“拨乱反正”,因此当韩国的政策危及到美国人的利益时,美国人就通过韩国财阀对韩国政府施加影响,使其更加靠近美国人。

另外朴正熙之后,韩国财阀已经拥有和政府博弈的实力。

凭借在国家经济中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韩国政府的执政能力难免受到韩国财阀势力的掣肘。

据统计,1989年,韩国三星、LG、SK、现代、乐天前5大财阀所创造的产值已经占到韩国国内总产值的60%以上,前30大财阀的产值更是占到95%以上。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韩国政治经济结构早已不是过去的政府扶植企业,而变为政商合作,甚至是政商一体,本质就是财阀主导韩国发展,国家权力对财阀的制约作用已经被严重削弱,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财阀所在的制造业遭受重创,金泳三无力处理亚洲金融危机被迫下台,后上台的金大中本想趁此时是财阀最虚弱的时候肢解财阀,但金融危机时期被财阀压制的中小企业无法担当复苏经济的重任,还得依靠财阀来挽救韩国经济。

因此金大中只好向IMF借款550亿美元来为财阀输血,于是一个个财阀又复活了,但更糟糕的是这些遭受重创的财阀此时必须接受西方国家财团的援助条件,就这样西方国家趁火打劫,以低价对韩国的财阀企业进行收割,将韩国财阀变成西方资本的代言人。

韩国:一个被财阀深度渗透的国家,总统、明星无一幸免

 

以三星为例,其股东中的外资比例已经超过一半,而李氏宗族只占了4%。

在欧美国家的指导下,韩国财阀提高了管理经营水平,将主业集中在高精尖科技领域,实力增长更为迅速。

但与此同时,韩国的低端岗位却在不断地减少,导致韩国工人失业率增加,影响韩国普通家庭的就业和生计。

因此由于金大中的改弦更张导致韩国财阀比金融危机前更加强大,韩国也沦落为财阀政治格局。